翟东升:我们融合了美苏之间各自最强基因,诞生了中国的新生命(20191011 人大重阳-6)
作者:西风起  鼎财 - 茶馆
2019-12-06 21:21:36
(1234)

翟东升:

中国工业化成功的几个问题,我想简单的探讨这四个问题:

第一,中国同苏联和美国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?

第二,中国搭了美国的便车吗?

第三,中美脱钩与逆全球化问题;

第四,一带一路新型全球化问题。

01

首先我们说从20世纪后期美苏两大帝国,两个超级大国,这两个国家性质上完全相反。

一个强调公共部门很重要,一个强调私人部门很重要。

各执一端,两个对抗,说谁都不服,那咱们就打一架,又是自杀俱乐部。大家都有核武器,如果打一架就自杀俱乐部。

实际上当年毛主席曾经坐在菊香书屋门口游泳池边,赫鲁晓夫访问完美国,路过中国,跟他一块坐在坐在游泳池边游泳。然后两个人坦诚相见,都穿着泳裤,坦诚相见。

毛主席就动员他说,你要跟美国摊牌,你要多少个师,一百个师,一千个师,我都可以给你。

“现在东风压倒西风,咱们要抓住有利时机跟美帝国决斗。”赫鲁晓夫说,注意我现在说的话是赫鲁晓夫的回忆录里的。

据赫鲁晓夫回忆录说,毛泽东同志,你这观点错误了,你这个观点已经过时了,在核武器时代,一百个师、一千个师都是炮灰而已

我理解毛主席当然明白这个道理。

毛主席是什么道理?因为你们才是互相视为最大的威胁,中国在美国眼里是较小的威胁

所以美国艾森豪威尔还是谁说过这个名言,说朝鲜战争是一个错误的时间,错误的地点跟错误的敌人打的错误战争。不是说怕我们,是根本不需要动用这么多资源跟中国较劲。

真正重要的是对付苏联

所以中国在冷战时代,我们符合一个结构性特征。我们称之为小威胁特征,就被认为是较小的威胁,你就拥有了安全

第一种安全,你是说我手里有核武器,谁动我,我就跟它拼。这是一种安全,但这代价很贵。

第二种安全,虽然我的存在就是对其他大国的妨碍,但是你或者你们每个人都有更加紧迫的威胁,而我是比较不重要的威胁。

这种情况下无论我怎么做,都是安全的。大家仔细体会一下。

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,中印1940年代末,这个世界上诞生了两大文明古国,而又是新生的重生的国家,一个是印度,一个是中国。

印度17年,中国19年。这两大人口大国,发展中大国,当时手里拿的牌其实差不多,印度要比我们略好。

但是到现在回过头来看,中国的GDP,中国的国力,中国的国际影响力都明显超过印度

背后原因其实就是最初双方做的战略选择有区别

印度人他们在2000多年前有一本战略思想经典,如同咱们的孙子兵法!

孙子兵法误导了多少中国人!那本印度经典,也误导了一代又一代印度精英。

那本经典的概念就是:两人打架,第三方得利。它的核心思想是这个。

所以印度这个民族这么多年来,这么多代人下来,都有一个强大的偏好是坐山观虎斗

注意这个思维,1949年的时候,我党即将夺取全国胜利的时候,党内也有过战略辩论。

在美苏两大阵营中间选边站,还是说像印度一样骑墙。当时党内有一些高层同志认为也要像印度一样去骑墙,两边都保持一定的关系,不直接卷入双方的冲突。

印度人是这么干的,而最终毛泽东同志拍板说:

首先,我们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作为第三方。其次,既然不足以作为独立的第三方,我们就一定要选边站,首选要选苏联。

所以做出一边倒决策一边倒决策之后,才有了156项援助。注意不是说我宣布一边倒了,我以后跟着你混了,你就给我大规模援助,有没有到,有没有援助?

没有兑现,迟迟不落实,我们的军队出现在朝鲜战场的时候,苏联的援助就来了。

咱们这是过命的交情,18万条人命往那扔的。当然这个数据有争议,我没有做考证,有人说是18万,有人说更多有人说更少。

我们付出代价之后,苏联也是给真东西,它是真帮你。

最典型的举个细节,156项,其中其一。

AK47就是阿什尼科夫1947年研制定型的二战之后最先进的那一代轻武器。整个生产线,包括螺丝钉,包括图纸,包括相关工程师全部搬到中国来,手把手教你怎么做出来,开始起来

然后我们做了本土化改造之后,定型叫五六式半自动步枪

五六式半自动机枪等等整个一个序列,最后成建制第一批装备就是西南军区。过了几年之后62年,直接就是用在了印度。

印度的老爷兵手里拿的是一战和二战的时候,英国殖民者留下来的武器。当然最终我们战胜他们。

通过一次边境冲突,捍卫了我们对西藏的主权。那次冲突不是为了藏南那块地方,那是冲突核心目标是确保我们对西藏的主权这个目标达成了

然后,后边一系列的事情,还有57年国防新技术协定,利用苏联内部的矛盾,又要了一笔价。狠狠要了一笔,有核武器,还有导弹。

到今天我们看家的打狗棍,还是当年从苏联弄来的这东西。所以许多人说中国跟苏联的关系是欢喜冤家,然后又各种嘲讽。

我个人认为大国的争霸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很残酷的,千万不要用个人之间的情感因素和道义因素来去评价大国的行为

国家间行为,因为国际社会是个无政府状态,是个丛林状态。在丛林状态里,真正的逻辑叫国家旅游。这个词法文翻译,拉丁文直接翻译过来,我们称之为国家旅游专业术语

活下去这是真道理。

其他的感情这些东西,其他的伦理这些东西,都是假的。

那么我们跟苏联当时是什么关系?跟美国什么关系?

以前我本人编造过一个说法,中美之间是夫妻论

这个东西反正我是最早在圈子里这么说的,后来传着传有些领导人也这么说。

比如说汪洋副总理去美国14年访问的时候,他就在演讲中说了中美之间夫妻关系什么的,结果回来被批评了。

因为学者在第二轨道的对话中间开个玩笑,说句这个话问题不大。但是正式场合,外交场合说夫妻论就不太好看了。

现在我回过头来看看,夫妻论恐怕不贴切。

十年前我编的这个概念,现在回过头来不对,真实关系是中国头30年学了苏联,打造了一个很好的底边,后30年学美国,把上边的税点大幅拉下来

前30年我们学习苏联塑造了一个强大的公共部门;后30年我们学习美国,塑造了一个繁荣的市场部门,私人部门

所以我再抛出一个大胆的新论,可能也不是特别适合。

领导人跑到台面上正式去讲,但是在课堂上面我们说一说逻辑关系,是代际更替

苏联和美国表面上看起来势不两立,但是他们都是同一代的产物,都是大众政治时代产物。

大众时代就是知识的普及,社会中间能够读这种报纸,听得懂广播的人口占比大幅上升,大幅上升的时代。

这就是大概1800年前后实现的,整个人类的发达的地区,它的实质人口占比大幅上升,包括欧洲,包括美国,包括日本

占比上升之后,原本由王公贵族所垄断的知情权,政治的主导权,开始就扩散了。

普通的市民阶级,有文化的人说我也要发言,凭什么政府就决定了。

所以这样一个时代,就要求原有的全是极少数精英统治,绝大部分文盲的这样一个时代所产生的政治均衡状态必须要变化

环境变了,生物物种就要演进,演进出两种适应新时代的模式。

这两种模式,其实逻辑大不相同,但骨子里都是同一时代的产物,就是大众政治时代到来产物一种模式叫自由民主体制

你既然懂了,原先你不懂,我就可以欺负你。现在你开始看懂书了,听懂广播了,你要开始参与政治了,那我就给你选票,你就可以有发言权,你可以有代表权,我统治阶级,还是用一种新的均衡,来维持我的统治。但是这个过程中我要征得你的同意,这样统治延续下去了。

还有一种模式,通常是在亡国灭种的危机中间着急了,没办法了,突然变异,变出一个全能主义

全能主义在学术上我们不叫集权,集权带有政治色彩,我们称之为全能主义就是公共部门特别强大。

你既然读书了,我就开始给你催眠洗脑,因为原本还洗不了你。既然你读书了,看报了,我就开始控制你的信息摄入。然后让你狂热的跟着我公共部门一块去干我想干的事情。

我们在全世界看到不同类型的全能主义政府,到底哪个更有道理?

其实各有利弊。就战争动员能力而言,是后者更强,就财富创造能力而言,现在回过头来看,长期来看是前者更强一些,各有它的利弊。

它们俩势同水火,但其实在我看来就是同一个时代产物

现在问题来了,我们进入了人类文明已经正在走出工业文明时代。

进入新的时代,这个新的时代不再是由公共部门,或者不再是由主流的媒体来给大家催眠。

其实,在所谓的自由民主体制中间,你以为你的信息摄入是自由的。

但其实存在左翼一派媒体和右翼一派媒体,但是左右两派他们中间都有巨大的共识,只是峰值,双峰稍微有点差别。

左翼媒体跟右翼媒体它们有许多共同价值观,所以真正极端的左翼和极端右翼一个社会的都是少数

但现在出现了新情况,新情况是大家不再看报纸,不再看电视。我家已经五年没电视机了,平时也不看报纸,除了坐飞机上实在无聊翻一翻。

平时大家信息收入是移动互联网看信息。问题就在于,你在环球时报上看到我的文章,或者你在手机上看到我的文章。

就环球网比如说有我的一篇文章,读者是你同一个人,作者是我同一个人,文章是同篇文章,但这两个传播途径的政治含义对体制的含义有巨大差别。

你在传统媒体上看到文章,这意味着你是处于一个正态分布的中间,是被选择的,你能看到什么信息,能看到什么观点,是被选择的。

无论是在哪个体制中间,你都是被选择。

但是在移动互联网上,你再看到我的文章是你选择。

这个时候,正态分布中间的峰值崩塌了。大家开始选择自己感兴趣的,自己喜欢的,自己信奉的,自己愿意粉的对象。

所以整个全球政治光谱上没有峰值了,出现一个鼓包,无数个鼓包,大家有不同的兴趣。

有的人喜欢极左翼的;有的人喜欢极右翼的;有的人政治上没有左翼右翼,不关心政治,他就喜欢一个娘娘腔的小伙子。

还有的人喜欢跑步,他认为全世界不坚持每天跑步的人,就是极其无趣的,生活缺乏意志,缺乏健康的生活方式,这些人不值得交往,所以他交往圈子全是跑步的人。

还有的人喜欢什么,还有的人认为人生最大的价值就是为安拉而死。

他们原本可能是极少数,但是他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可以在全球各地的角落里面找到自己的同志。

然后他们在他们的圈子里认为整个世界主要就是他们这样的人,或者他们认为就少数我们这样的人,也许意识到自己是少数。

但他们坚信就我们这样的少数才是有道德的,有品格的,智商健全的,而其他,整个世界已经疯掉了。

大家是不是这么感受的?

所以我们现在这个时代,无论是苏联的还是美国的都已经过时了。所以新的时代需要探索新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

这里说一个我希望到时候你们回头剪掉的一个说法是:我们是以苏联为父,美国为母的,我们是新一代,是融合了两者之间各自最强基因,诞生了我们的新生命

当然这是个比喻,回头不要(告诉)媒体的朋友。

我经常被媒体坑,是因为媒体朋友经常喜欢断章取义,把前后语境给弄掉之后,直接贴上翟东升说了,中国认苏联为父美国为母,我就被骂惨了。

这是个比喻,语境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周易。我不会算命,但是我在本科的时候喜欢传统文化,上过一门,现在一位老教授,当时就已经很老的教授,档案系的老教授,开周易。

那个时候流行讲周易,别的我都忘了,反正我就记得,要断爻的时候,要断卦的时候,你要确定哪个是自己。

其他的爻对你是什么影响?有的叫官鬼爻,如果官鬼爻动,意味着什么什么,还有什么父母爻,还有子孙爻,什么叫父母爻,就是生你者父母。

如果那个爻动,意味着他是给你喂奶的,你将获益。

就这个卦象,如果是父母爻在动,你将获益。

如果是子孙爻在动,你输出你在喂养别人,你的能量转移给别人。

当然我是个唯物主义者,忠诚的共产党员。但是也不妨碍我们吸收、借鉴中国精彩的传统文化。

我们记住那个逻辑。所以许多人现在对中美的大冲突特别担心。我觉得如果我们套用周易文化,现在考证出来,周易可不是文盲,可不是这么短时间,可以追溯到更早,好几千年!

中国传统文化智慧就是:苏联为父美国为母,他们俩都是奶我们的

所以刚才说过了, 我们学谁谁惨,它的能量被我们吸走了


点赞 收藏 打赏 报告 评论 分享到
全部评论(15)
报告管理
管理选项:
通知管理员: admin
操作原因: (必填项)
      
报告管理
管理选项:
通知管理员: admin
操作原因: (必填项)
      
红包管理
红包金额: (发多少金额的红包,自己就减多少金额)
      
评论编辑
      
楼主留言
消息通知:
留言内容: (必填项)
      
总金额鼎级币
红包数